当战术天才吃了战略短板的亏:李存勖为何没能统一天下?
早年的李存勖英明神武,少年便独自领军,多次以寡击众,戎马一生几乎未尝一败,武功之盛直追汉武唐宗。那么,这样一位强大人物,为何在短短三年里,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统一天下的大业也随之化作云烟?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1/26/20210126061048-956a4be3-fdfb-42b2-96b2-84e98b9ec83f.jpg

当战术天才吃了战略短板的亏:李存勖为何没能统一天下?

湘桥蓬蒿人    2021-02-25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唐庄宗以童子提数万之师,虏刘守光父子,灭梁而夷其家庙。命将入蜀,取王衍若絷苙之豚。据千里之地,而号令天下,何其壮哉!及志得功成,勋臣外溃,奴隶内叛,匹马独出,归身无所。流矢一集,骨烬庑下,妻子倾散,屠戮人手……

——方孝孺《逊志斋集》

明洪武末年时,方孝孺在自己的诗文集《逊志斋集》中,对后唐庄宗李存勖纷繁复杂的一生,作出了简要的概括。

早年的李存勖英明神武,少年便独自领军,多次以寡击众,戎马一生几乎未尝一败,以区区河东之地东并幽燕、鲸吞后梁、翦灭前蜀,武功之盛直追汉武唐宗。无论战阵指挥能力,还是对于战局的把控,历数中国古代帝王也算得上个中翘楚。

那么,这样一位强大人物,为何在短短三年里,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统一天下的大业也随之化作云烟?

战功之基:“晋王三矢”和“鸦儿军”

提到后唐庄宗李存勖,就绕不开一个颇负名气的典故——“晋王三矢”,这也是李存勖一生中卓绝战功的起点。

李存勖的父亲是受唐朝敕封的晋王李克用,李克用祖籍西突厥别部沙陀,李克用的父亲李国昌(本名朱邪赤心)在唐懿宗咸通年间屡立战功,又随康承训镇压庞勋起义,还拜单于大都护、振武军节度使,被赐名“李国昌”,预备宗室属籍郑王系,安置于今日的山西之地。此后,李国昌父子和他们的沙陀骑兵虽然偶有叛逆之举,但多年来也为垂危的唐朝立下了赫赫战功,一直延续到了唐朝灭亡。

朱温篡唐以后,李克用仍然沿用唐朝的天佑年号,心忧国事,他的身体状况也在此时急剧恶化,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正月,李克用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临终之时,他叫来了自己的儿子李存勖,拿出了三支箭,对着李存勖说道:“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

第一支箭:割据幽燕之地的刘仁恭,只有李存勖攻下幽燕,消除后患后才能攻略黄河以南。

第二支箭:占领燕山以北的契丹,耶律阿保机曾与李克用结盟,后来契丹在战争中失约。

第三支箭:与李克用纠葛不断,作为李克用一生中最大宿敌的朱温。

此后,李存勖将三支箭存放于宗庙,每每征战之前都要告祭宗庙“请箭”,而李存勖继承了父亲的遗愿的同时,也继承了父亲颇为强悍的沙陀“鸦儿军”。

“鸦儿军”的组建来源是自朱邪执宜(李存勖曾祖父)以来的沙陀部落兵,当时被安置于代北的沙陀军半农半牧,征战时以部落组织出征,早期的沙陀部落生存于金娑山(今新疆博格多山,一说为尼赤金山地区),当地出产良马,马匹数量却不多,这也就在沙陀军中演化出了具装甲骑兵与步兵协同战术。沙陀军骑兵极精,作战时以少量骑兵冲击破坏阵线,步兵跟进围剿敌人,这种战法早在朱邪执宜时期就已经初露头角。

到李克用时,这支军队已经完成了军队体系的嬗变,从单一的游牧民族“兵民合一,军政合一”的军事体系开始转变为偏向汉地传统组织的职业军队。而沙陀部的大小头领,也逐渐变成单纯的职业武官,成为牙兵统领、各镇节度使与刺史。

本就熟于弓马的沙陀军在完成了军队组织化后,开始爆发出强大的战力,从黄巢之乱到之后的藩镇互相攻伐中,虽然军队数量并不庞大,但鸦儿军的强大早已闻名天下,其战力之强悍,当世难有其他军队能出其右。

带着父亲未尽的心愿以及强悍的鸦儿军,李存勖也开始了他独自领军的戎马一生。

战术天才:从潞州之战到曲道灭梁

虽然军队强悍、将星云集,但在李存勖初为晋王时,局势很不乐观。内有父亲李克用新丧,叔父李克宁觊觎王位,外有朱温各路大军星集泽、潞。内忧外患之下,晋军上下人心惶惶,晋国的存亡,似乎也就在旦夕之间。但这一切不利的态势,因为李存勖如神来之笔的骑兵奔袭战,战局发生了逆转。

面对种种危局,李存勖首先诛杀李克宁等人制止内乱蔓延,下令前线将领死守潞州前线,等待李存勖救援,为了配合潞州的反攻计划,李存勖遣使约岐王李茂贞从侧翼威胁关中,出兵牵制朱温。

李存勖放弃了先前李克用一度考虑的暂时收缩兵力,选择了坚守潞州前线,这也是基于对潞州所在的上党地区地缘因素的考量。在梁、晋双方的漫长对峙中,争夺重点一直都在河东与河北的潞州、邢州和泽州。其中潞州最为关键,潞州是晋梁交界的要冲,也是上党地区的核心城市。

上党地区的重要性早在战国时秦赵长平之战就有所体现。上党地区被太岳山、王屋山、太行山所环绕,地势高险,境内主要有长治盆地、晋城盆地两块盆地,潞州州治所在便是长治盆地的核心,两盆地依丹朱岭、羊头山和发鸠山等山脉为界,这也就是自古以来潞、泽两州的传统界山,割裂了晋南的两大盆地。

而太行山地势南高北低,地势险峻,也因此极难通行。但同时,虽然自南而北有数条河流穿越太行而出,但这些河谷蜿蜒曲折,但对于军队来说也是难以通行,为了穿过太行山脉的天险,山脉中断的山口就成为行军通道,这些山脉中断处也被称之为“陉”。太原山脉一共有八陉,而上党地区就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三陉可以直通,是连接山西、河北、河南地区的枢纽。

太行八陉示意图,可以按到太行陉可以一路通向长治盆地

对于后梁的朱温而言,如果占据上党盆地,可以节省进攻晋地时长途行军的资源,既西顾临汾,又可以北攻晋国腹地太原,夺取了潞州,才能将军队推进到晋国腹地;而对晋国来说,如果想避免和体量更大的后梁陷入拼国力的消耗战,占据前哨站潞州,亦可通过太行陉(自北向南走向)南下,逐鹿中原。

因此,潞州作为门户必须死守。此时,为了长期围困潞州,梁军在潞州城墙外围修建起了夹寨,朱温为了支援在潞州苦战多日的疲惫之师,亲自率军赴泽州督战,同时命令部将匡国节度使刘知俊率军赶赴潞州,代替多日攻城无果的李思安指挥全军,刘知俊也马上改变了李思安围城的战略,除继续坚持包围潞州外,又派军攻击晋军占领的潞州外围,并在取得小胜后屯兵长子。

在接连胜利之下,加上晋军新丧,后梁诸军开始放松了警惕,并没有将李存勖放在眼里的朱温,在完成了对前线的布置后,自己先行折返,并命令刘知俊移驻晋州防备李茂贞偷袭关中。

此时的梁军虽然调动移驻,但仍然对潞州形成了合围,梁军以优势兵力相攻,又坐拥强大的国力,李存勖意识到,如果不主动寻求决战,梁军不会主动撤下对潞州的包围,很容易陷入持久消耗,而通过国力将对手耗死,也是朱温惯用的手段。

趁着梁军调动的时候,在经过与众将的短暂商议后,李存勖做出一个判断,李存勖认为:“梁军以为在自己新即位后,主少国疑,因而易心生骄横,此时正是打破梁军包围圈的好时机,不能陷入持久消耗。”由此,李存勖决定主动率军攻击潞州外围的梁军,打破被动局面。

 梁晋前线对峙图

公元908年,李存勖星夜兼程从晋阳南下,避开了梁军的侦骑耳目,充分发挥鸦儿军长于奔袭作战的特点,几日后就已率军抵达在潞州与黄碾之间的三垂冈,并在此地扎营休整,计划利用地势冲击敌军的夹寨。

所谓“夹寨”,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是两军隔河相对;二是环绕敌城而建。一般来说,夹寨是在陆地筑寨,屯积重兵;寨外以修筑堑壕,水面上以水师策应,沟通南北两寨之间的联系,从而组成一个严密的立体攻防体系。

但夹寨也有一个致命缺陷,以今长治城外的夹寨遗址为例。西南的夹寨,到城西的堠南、堠北、南寨、北寨各村为点作一条连线,就形成了一个弧形结构,将潞州城西南及西面围得严严实实。南到寨子村,北到北寨村,弯弯曲曲十余里长呈“蚰蜒”状的夹寨,包裹着潞州故城。全面的包围体系意味着要保持整个阵线的防御,如果有一点被敌军突破,就会有被分割歼灭的危险,而在刘知俊移驻晋州以后,后梁军在夹寨的兵力已无力全阵线布防,甚至出现了局部斥候不足的情况。

李存勖看到了这一点,休整后的第二天,他亲率军队与李嗣源、周德威分诸路借大雾掩饰突袭夹寨,梁军由于分布太过分散,没能组织起有效防御,在李存勖的夹击下大溃败,统军招讨使符道昭落马被杀,将士死伤无算,大量堆积在潞州城外的兵器甲胄、攻城器械以及粮草物资,都被晋军所得,就连后梁军的总指挥康怀贞也只能率百多残兵逃出。

潞州之战,作为李存勖独自指挥的第一战,通过分析局势、精准判断敌情和灵活的战术指挥几乎全歼泽潞之地的梁军,从此闻名天下,就连对手后梁皇帝朱温也不得不感叹:“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克用后继有人矣。”

当时的朱温不会知道,这只是李存勖神奇经历的开始,更不会知道,李存勖将亲手埋葬他一手建立的后梁王朝。在之后的征战中,李存勖通过柏乡之战、杨刘城之战、德胜城之战等一系列胜利吞并幽燕、占据后梁黄河以北的多个据点,逐步占领黄河南岸,扭转了晋弱梁强的局势,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李存勖倾斜。

 李存勖绕袭灭后梁之战

公元923年,李存勖在梁晋交战中多次取胜后,在魏州称帝,建立后唐,宣布继承唐朝法统,改元同光。后唐与后梁的决战也随之迎来。

虽然处在灭梁前夕,可当时的李存勖面对战局也是焦头烂额。由于对重要将领李嗣昭之子李继韬处理失当,时任安义军兵马留后的李继韬举兵投降后梁,潞州易手。

李继韬投降对后唐带来了灭国之危,当时后梁以霍彦威进攻镇州,董璋接应李继韬威胁晋阳,名将段凝沿黄河牵制李存勖主力,东路由后梁名将王彦章率领,趋郓州,四师并举定于当年十月对晋阳形成包围圈。

后梁的战略布置相当有针对性,面对失去潞州的后唐,以一路军队牵制主力,其余部队利用军队的数量优势合击后唐,态势对后唐相当不利。在危局面前,李存勖力排众议,终于等来后梁左右先锋指挥使康延孝投降的时机。

在探明后梁军队部署情况后,李存勖当即反制后梁的计划。计划得到了兵部尚书、枢密使郭崇韬的大力支持,李存勖随即否掉大多数将领“约且休兵。我国力稍集,则议改图”的意见,决定率军直插后梁首都汴梁。

随后,李嗣源的前锋在郓州取得大胜,俘虏名将王彦章。李存勖又一次力排众议否决了向山东扩大战果的计划,下令李嗣源舍弃辎重、轻装简行继续向汴梁进军,自己亲率大军跟进。在李存勖大军压境的恐惧中,后梁末帝朱友贞自杀,汴梁失守,各路梁军纷纷归顺,后梁也宣告灭亡。

所谓战术能力者,就是善于把握战场上稍纵即逝的机会,李存勖便是这样的人,从潞州之战到最终的灭梁之战,李存勖把沙陀骑兵长于奔袭作战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又通过自己的灵活战术屡屡以寡击众并取得酣畅大胜,最终实现了北方统一。

战略短板:操之过急的李存勖

在李存勖平灭后梁以后,后唐鲸吞了后梁河南、山东、关中等广袤领土,统治架构也随之发生剧变,吸收了大批原后梁藩镇后,摆在李存勖面前的,是如何维持自己的统治基础和解决自中唐以来就不断坐大的藩镇下骄兵悍将问题。

此时的后唐统治架构由河东宿将、原河北藩镇将领、后梁降将三股政治势力组成,多个统治集团并立无疑削减了李存勖的个人权力,为了将扩大个人权力和藩镇问题一并解决,李存勖开始向各地方势力渗透。

首先,李存勖恢复唐朝旧有的军队传统,在军中大举任用宦官,让他们去藩镇给节度使当监军,参与军政决策,瓜分节度使决策权;破格提拔两个伶人作为刺史下放地方,直接向李存勖负责,改变了旧有的藩镇统治格局;除此之外,李存勖加强了租庸使(管财务)的权力,让他们可以在藩镇绕过节度使执行公务,收拢了财权。

除此之外,李存勖在位的数年时间里,后唐统治区内除了义武王都、京兆张筠、宣义李存渥的藩镇节帅都有过更换。有的藩镇,比如青州,甚至达到了一年一任节度使的夸张程度,各藩镇节度使的调动频率能达到如此之高,也说明在李存勖一朝已经开始收归中央权力,李存勖对各藩镇有着很强的掌控程度。

不过凡事过犹不及,李存勖的手段过于快速狠辣,这一系列决策已经无意间把中央地方、军队上下得罪个遍。

虽然得罪了藩镇,但李存勖只要维护好自己的嫡系部队,在多年积威和后唐强大的中央军的震慑下,也可以维持国家不发生内乱,但李存勖为了防止骄兵悍将的滋生,却有意打压了河东元从的亲信。

除了一批李克用时期的老资格以外,后唐建国后,大部分元从功勋都是居功甚伟而名位不进,并未参与到后唐中央集权所带来的利益瓜分。

而李存勖为扼杀地方权力,任用伶人为刺史的行为,更是带头破坏唐末五代的军功授官传统。李存勖的重臣郭崇韬曾对他进言:

“陛下所与共取天下者,皆英豪忠勇之士。今大功始就,封赏未及一人,而先以伶人为刺史,恐失天下心。”

结果不出郭崇韬所料,“时亲军有从帝百战未得刺史者,莫不愤叹。”打破了军官升迁原则的李存勖,招致了大量中下层军官不满。

此时后唐的行伍里,自上到下开始隐隐有离心离德的迹象,这种不满的情绪随着皇甫晖在魏州点燃了反叛的火苗而爆发,曾经效忠李存勖的河东系军头诸如安审通、霎时间反旗林立,而庄宗的嫡系部队被儿子魏王李继岌带去讨伐前蜀尚未归来,重山横阻之下无力参与中原事务。祸不单行,各地反叛的烽火尚未扑灭,李存勖本人也在众叛亲离的兴教门之变中因为箭伤离世,一代雄主的一生惨淡落幕。

灭亡前蜀以后,李存勖似乎距离统一天下咫尺之遥,但由于执政手段过于刚猛,太过急于求成,后唐此时强大的外壳下,早已三军怨愤。由于缺乏长久的战略谋划,李存勖的帝国和统一天下的大业也在他如日中天时被反叛所吞噬,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意外。

 

参考文献:

《唐末五代沙陀骑兵论述》 曹兴华 四川师范大学

《旧五代史》

《中国历代战争史》第十册:五代十国 中信出版社

《论后唐庄宗明宗嬗代事》刘冲,陈峰 人文杂志

m88官网手机版下载